您的购物车(1)

公子.小白机器人
1 x ¥1688
型号/GWID-AW
颜色/牛奶白
总价: ¥1688

狗尾草邱楠:创业最痛苦的是纠结

2016-03-11
By:雷锋网

狗尾草生命力很顽强,能够在这片荒原上野蛮生长。这是邱楠对狗尾草的解释,狗尾草也是他现在公司的名字。


2015092917112373652500.jpg


2013年底当他再度开始创业时,带着团队搬到了现在的公司地址,那个时候这个地方还是一片荒野,就像他们开始做的机器人一样,他们也不知道这片荒野之后会变成一片绿海,也未曾料到机器人会发展成什么模样。

 

那个时候,他们只想做一款能把未来带给人们的东西。

 

做给年轻人的机器人

 

他们最终找到具有未来感的东西是,机器人。那个时候,云计算成熟了、CPU性能成熟了、操作系统成熟了、WiFi 4G网络成熟了、大数据各种算法也出来了、语音识别的准确度也过了一个临界点。最后留给他们的选择是,人工智能。

 

那个时候,对于他们而言,机器人就像一片荒野,看不到前方的路。

 

直到去年7月,他第一次看到Jibo的宣传视频,发现原来有其他人在和自己做着一样的东西。他说自己很欣赏Jibo,它的功能并不是很炫酷,但是它的用户体验做的很好。

 

他说,他要做一款能有一点让消费者满意的产品。就像手机的指纹识别,这个满意度目前我们只能从苹果那里得到。

 

他们做的机器人在外型上像一颗蛋。他们笑说这是因为公司是在圣诞节那天正式注册的。

 

430-240.jpg


其实,在这个外观设计之前,还有十几款设计方案,不过都不是他们想象中机器人的模样。在经过4个月的不断推翻重来,设计公司也换了两家后,他们终于找到了他们理想的机器人模样。

 

在这之前,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机器人是何种形态,何种面貌。他说,机器人是可以有任何形态的,就像星球大战里的机器人阿图,外形是一个垃圾桶。

 

和阿图一样,他们的机器人也有名字,只不过他们还分有男女生,男生叫公子,女生叫小白。

 

与被派去照顾小朋友和老人不同,公子和小白的任务是成为年轻人的朋友。

 

“小孩子需要的是玩具,这个玩具可以是机器人,也可以不是机器人,年轻人才是真正需要机器人。”

 

狗尾草使用了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引擎,机器人可以在深度学习过程中理解人类情感,并作出反应,还可以改变人类生活方式,在邱楠看来这样一个颠覆性产品更加适合年轻人。

 

纠结的创业

 

邱楠说这是他第N次创业。在04年他做了国内第一款车载MP3,不过被坑了。

 

“当时不懂商务,跟国内一家大公司签了独家,当时给了它之后,就把我们给坑了,于是就可耻地失败了。”

 

“之后就做了车载蓝牙,当时做的还挺好的,做到了国内的前三,但是那样的硬件产品在56年前是缺乏知识产权的保护,或者说是建立一个生态的一个壁垒。后来在被人山寨了之后就觉得没意思了,觉得不想再去玩那样的东西了。然后到13年的时候,当我们选择做机器人的时候,是觉得这个东西只要我认真发挥,可以在技术上不断地做出我们的一些壁垒,能够在产品上保持我们的一些先进性。”

 

这次的创业,邱楠用了纠结来形容。

 

纠结一:选用什么芯片

 

“我在想你要跟机器人说话,我不可能一直跟机器人保持50公分说话,你做到1米、2米还是3米,这中间的技术参数差别可就非常大了,完全就不是一样的东西。最开始我们就是各种测试,找声学实验室,找做音频算法的,然后找国内外各种回音消除的芯片方案,找全向麦的,找定向麦的,找硅麦,找各种会议系统的芯片,然后找那种录音笔的一些芯片,因为它会有距离的远近。各种方案来不断调试,来测算,来打各种波形,来验证。这是一个中间有很多纠结的过程,当时我们在这个上面至少花了4个多月。”

 

纠结二:选用什么算法

 

“没有人知道人工智能的G点什么时候到来,采取什么方式到来,究竟Deep Learning深度网络神经算法是不是能够做到完全无人工干预,去实现人工智能,还是这只是其中的一条歧路,未来我们有更准确的一种算法现在是没人知道的,这中间我们也是在纠结啊,纠结就是相似度数算法,决策树算法,最大熵算法,选用哪一种算法作为你的主算法,才会准确率最高,不断地试错,不断地实验,这种纠结是很痛苦的。”

 

纠结三:眼睛做到多大

 

“按照人头的比例来说是三庭五眼嘛,差不多感觉会协调的,但是机器人与人头不一样,它的面部表情只能在那么一个空间里去实现,做大合适一点,还是做小合适一点。UI设计师画出来的平面感觉与立体呈现出来的感觉又是不一样的,它眼镜闪动的频率,多少时间走一下,很多点是不同的,这个也很纠结,中间推翻了N多次。”

 

一说起纠结,邱楠就停不下来,似乎要把这一两年来创业的所有纠结的东西统统说出来,不仅是这些纠结,还有内部系统架构,工业设计等等上都令他纠结不已。

 

他说纠结是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做过,没有人能告诉他消费者希望的机器人是什么样子的,没有人告诉他该怎么做,怎么做是对的。

 

“那为什么还要坚持走这条路?”

 

“因为如果你做一件产品都不用纠结,那说明这个东西一定是别人玩过和别人做过的,或者是因为价值不大,但是恰恰是因为你纠结了,它才有足够的价值,它才能让你领先别人,让你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东西。”

 

500个用户

 

2010年816日,MIUI发布第一个版本,只有100个用户,这100个用户被小米称为“梦想的赞助商”。之后这些“赞助商”在短短几年内为小米带来了10万、100万、1000万甚至是1亿的用户,让小米几乎不用花费分毫就名满天下,成为成长最快的后起明星。这是最成功的品牌传播案例,也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关注起一个词,用户。

 

邱楠说,他们要做500个核心用户。

 

为什么是500?他说不是因为产能不足的供应链问题,团队中有相关背景人员对供应链方面有着很好的把控,也不是因为缺乏资金,最近他们刚刚完成融资,而是目前的团队只能服务500个用户。目前团队共25人,人才缺乏是他们现在急需解决的首要问题。

 

公子与小白将于秋季众筹,目前还在产品化的过程当中,价格大概在2000以内。第二代正在规划中,在第二代中将可能被赋予第一代没有的功能,比如可能新增运动系统。

 

“我们经常在琢磨,为什么我们要选择一个机器人陪在我们身边,这个理由是什么,这个原因是什么。”

 

“那你找到了吗?”

 

“还在找,有时候觉得找到了,有时候也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找到了。”